認識孩子的第一個老師

作者:李宜蓁
「幼托園所老師的工作就是哄哄小孩,還可以跟著吃點心,午休兩小時」,會這樣說的人,應該沒有太多和孩子相處的經驗。
「十一點半開始吃午餐,是一場硬仗。小孩有的挑食,有的要等老師餵,有的吃不夠,有的吃了還吐出來;也有人吃到一半要尿尿大便,或把食物打翻,或吃到一半開始打架……十二點半午睡時間,有的孩子會睡不著,會想媽媽,或要老師拍拍。他們發出聲音、踢被、發燒,睡到一半突然醒來要尿尿……等到孩子全數入睡,大概已經過了一小時。這時我們要備課,寫角落觀察紀錄,簽聯絡簿,跟家長電訪……」
聽高雄市五甲社區自治幼兒園大中小班老師翁素美、陳靜怡、黃雅雪、何佳霓描述她們每天的工作細節,乍聽好像沒什麼。但要照顧二十幾個沒有自理能力的孩子,實際上是非常耗神,步調緊湊。只要一上班,她們的眼睛就不敢離開孩子,有時連上廁所喝水的時間都沒有。
幼托園所老師的工作量大,工時長,但這些辛苦卻未反映在薪資與福利上。幼保系畢業生到非都會區的私立園所上班,有的月薪只有兩萬元,以工作負荷量來看,明顯低於一般新鮮人的平均月薪。
高雄市教保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簡瑞連表示,受少子化衝擊,私立園所競爭激烈,老師經常是成本考量下的頭號犧牲品:超收一個學生加一五○元,但流失一個扣一○○○元;多拉一個才藝課學生加五○元。但只要老師請假一天,二○○○元全勤獎金就沒了,所以老師都是病到撐不下去了才敢請假。
<<詳細引自http://www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31107 >>

//]]>